罗兰巴特:俳句,是最精练的小说

2020-07-30

罗兰巴特:俳句,是最精练的小说

俳句是日本诗歌的一种形式,由(「国际化」后经常排列成三行的)五、七、五共十七个音节组成。这种始于十六世纪的诗体,虽几经演变,至今仍广为日人喜爱。它们或纤巧轻妙,富诙谐之趣味;或恬适自然,富閑寂之趣味;或繁複鲜丽,富彩绘之趣味。俳句具有含蓄之美,旨在暗示,不在言传,简短精练的诗句往往能赋予读者丰富的联想空间。法国作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说俳句是「最精练的小说」,而有评论家把俳句比做一口钟,沉寂无声。读者得学做虔诚的撞钟人,才听得见空灵幽玄的钟声。

俳句的题材最初多半局限于客观写景,每首诗中通常有一「季题」,使读者与某个季节产生联想,唤起明确的情感反应。试举几位名家之句:

  我看见落花又回到枝上──啊,蝴蝶(荒木田守武)
如果下雨,带着伞出来吧,午夜的月亮(山崎宗鉴)
海暗了,鸥鸟的叫声微白(松尾芭蕉)
刈麦的老者,弯曲如一把镰刀(与谢芜村)
露珠的世界:然而在露珠里──争吵(小林一茶)
他洗马,用秋日海上的落日(正冈子规)

这些俳句具有两个基本要素:外在景色和剎那的顿悟。落花和蝴蝶,月光和下雨,镰刀和刈麦,露珠和争吵,落日和洗马,海的颜色和鸟的叫声,这类静与动的交感,使这极短的诗句具有流动的美感,产生令人惊喜的效果,俳句的火花(罗兰.巴特所谓的「刺点」﹝punctum﹞)往往就在这一动一静之间迸发出来。

一茶一生留下总数两万以上的俳句。命运悲凉的一茶对生命有丰富体认,无情的命运反而造就他有情的性格。虽被通称为「一茶调」,他的俳句风格多样,既写景也叙情,亦庄亦谐,有爱憎有喜怒,笑中带泪,泪中含笑。他的诗是他个人生活的反映,摆脱传统以悠閑寂静为主的俳风,赤裸率真地表现对生活的感受。他的语言简朴无饰,浅显易懂,经常运用拟人法、拟声语,并且灵活驱使俗语、方言;他虽自日常生活取材,但能透过独到的眼光以及悲悯的语调,呈现一种动人的感性。他的苏格兰籍译者说他是日本的彭斯(Robert Burns, 1759-1796,苏格兰着名「农民诗人」),他的美国籍译者诗人哈斯(Robert Hass)说他是微型的惠特曼或聂鲁达,认为他的幽默、哀愁、童年伤痛、率真、直言,与英国小说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有几分类似。

一茶曾说他的俳风不可学,相对地,他的俳风也非学自他人。他个人的经历形成了他独特的俳句风格。那是一种朴素中带伤感,诙谐中带苦味的生之感受。他悲苦的生涯,使他对众生怀抱深沉的同情:悲悯弱者,喜爱小孩和小动物。他的俳句时时流露出纯真的童心和童谣风的诗句,也流露出他对强者的反抗和憎恶,对世态的讽刺和揭露,以及自我嘲弄的生命态度──不是乐天,不是厌世,而是一种甘苦并蓄又超然旷达的自在。他的诗贴近现实,不刻意追求风雅,真诚坦率地呈现多样的生活面貌和情感层面,语言平易通俗,不矫揉造作,自我风格鲜明,读来觉得富有新意,也易引起共鸣。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