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无以为继?来自1970年代冰岛的启示

2020-06-07

MeToo无以为继?来自1970年代冰岛的启示

  「#MeToo」运动迅速在网路传播的一年后,已经有近100个国家的女性使用这个标籤来对抗暴力、骚扰和歧视。但是,自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却很少有法律改变,再加上许多明显犯下性侵或性骚扰罪行的公众人物最终逃过了惩罚,自然也出现了质疑声浪:今日的维护女性权益行动,究竟能取得多少成果?

  但评论家认为,我们最好不要低估大规模动员的影响力。在世界各地,这种性质的抗议行动确实让女性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产生了重大转变,而最好的範例就是具分水岭意义、至今持续激励全世界女权运动组织者的1975年冰岛女性大罢工。

MeToo无以为继?来自1970年代冰岛的启示

  1975年10月24日,冰岛女性发起罢工「Kvennafrídagurinn(冰岛语)/Women's Day Off(英文)」(女人暂离一天)拒绝做任何有偿或无偿的工作,为的是证明女性对经济的贡献。这一天,冰岛全国上下陷入停摆:商店关门、学校停课、航班取消、没有新闻报导或电信服务。迷惘的父亲只能把孩子带到办公室,因为没有一间托儿所开门,母亲也不带孩子罢工游行去了。根据数据统计,全国90%的女性走上街头响应,并有超过25,000名女性(占冰岛总人口10%)聚集在首都街头。

  冰岛前总统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Vigdis Finnbogadottir)在2015年访谈中表示,这次行动毫无疑问展现出女性劳工的重要性,并「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想法」。一年后的1976年,冰岛议会通过了一项平等权利法案。五年后,民众将选票投给芬博阿多蒂尔,并产生了全世界首位民选的女性国家领导人。冰岛的性别平等指数从2009年开始一直位居榜首,靠的不是温良恭俭让或在电视嘴砲,而是全体女性团结罢工。

  为实现罢工行动,她们执行了几个策略。由于冰岛人口不多,罢工组织者藉由广告、报纸专栏和办公室张贴公告,有效地接触到几乎所有女性国民。她们还运用先前女权运动所建立的网路动员,并充分利用1975年被联合国定为「国际妇女年」的事情加以宣传。社会运动经常因为不受限制和缺乏明确诉求以失败告终,但冰岛的例子则显示另一种方式:当响应的人数多到不容忽视时,也可以是一次成功改革运动的开始。

MeToo无以为继?来自1970年代冰岛的启示

  儘管冰岛女性罢工的成功因素很难完全複製,但这没有阻止其他组织者尝试其策略。举例来说,2016年波兰政府本来打算通过法案,进一步限缩已经处处受限的生育权利。波兰女权主义者参考了冰岛的做法,在Facebook和Twitter上串联组织一场全国大罢工,而不到两周的时间就有超过十万名女性响应,参与全国各地共143场的「黑色星期一」罢工行动。这个反应震惊了新闻媒体和波兰议会,短短几天让许多原本支持法案的政客转向,最终以352票对58票的压倒性票数否决了该法案。

  阿根廷正在进行的「#NiUnaMenos」(一个都不能少)运动也从冰岛的策略汲取灵感。由于几乎每天都会报导到妇女和女孩被伴侣谋杀的新闻,女记者便创造出这个议题标籤,希望引起人们关注女性被滥杀的问题。她们还呼吁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抗议游行,几周后就有二十多万人响应现身首都街头,而阿根廷各地也举行了大大小小的抗议游行。第二年,#NiUnaMenos运动人士协助组织了另一场三十多万人参与的女性罢工。大规模动员最终促使阿根廷政府修补法律漏洞,并严格执行对女性施暴的现行法律,包括为受害者设立政府援助热线。

MeToo无以为继?来自1970年代冰岛的启示

  与冰岛的策略一样,波兰和阿根廷的活动家都运用了女权运动长期以来所建立的网路动员,并且呼吁採取大规模行动,目的不仅是吸引公众参与,还要使政府陷入停摆。这些更现代的行动不仅複製了冰岛模式,还妥善运用了网路的力量。手机通讯和社群媒体的便利性和接触範围,使得自发或跨国运动变为可能,这在过往的全球女权运动中并不存在。

  受到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运动鼓舞,现代的女权运动也开始积极透过网路组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和规模动员和聚集群众。事实上,以网路开始的#MeToo在西方已经引发一场文化反思,并对女性参与私营企业和公众生活产生了全球性的影响。二十世纪初,女性争取选举权的抗议行动需要数月乃至数年的筹备,而今日的女权运动则有能力在几周或几天之内动员数百万人。

  然而,就像所有希望长期对政治和社会改革的运动一样,#MeToo也正在面临挑战。如果这场运动没有集中的策略或具体目标,很可能会沦为另一个短暂的抗议故事,与其他「标籤行动」一起被世界淡忘。

(本文得以问世,有赖于MPlus×啧啧小额订阅计画的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